事业版图越来越大的字节跳动,暴露的缺点也越来越多了

昨天晚上,人们在字节跳动招聘公众号上,发现字节跳动开始正式对外为“字节跳动搜索部门”招聘员工。

招聘广告中写到,字节跳动要做全网搜索,当前团队有来自字节跳动内部推荐、广告、AI Lab等部门的,也有来自谷歌、百度、360等厂商的。广告中称,这一搜索引擎覆盖了字节跳动的今日头条、抖音、西瓜、火山、懂车帝等产品,计划打造一个理想的搜索中台架构。

对于这条消息,人们几乎毫不意外——该来的总会来,在字节跳动系产品分别利用微头条、悟空问答和多闪挑战过微博、知乎和微信之后,针对于百度的搜索引擎挑战也应运而生。另一方面,去年年底字节跳动就将前360搜索总经理吴凯招致麾下,进军搜索引擎领域的计划,也是路人皆知。

那么字节跳动在搜索上是否真的存有优势?这一场“战役”又真的会出现吗?

多模态搜索,会成为字节跳动弯道超车的机会吗?

提起字节跳动之于搜索,并非是毫无道理的荒谬故事。字节跳动作为一家繁荣于移动时代的企业,旗下推出的多款产品确实是在源源不断地生产着内容,而这些内容如果可以被整合和搜索,自然能够为用户提供很多便利。

尤其字节跳动系产品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视频内容丰富。在上述几款主要产品中,抖音、西瓜、火山包括懂车帝和皮皮虾,这些产品要么是以视频为主要载体,要么包含大量视频内容。这也是移动时代产品的普遍情况,随着终端硬件能力的提升和上网资费的下降,视频内容的生产从未如此简单,因此有大量视频内容停留在各个软件终端形成孤岛,这些孤岛显然是亟待打通的。

如此以来,就引到了一个最近很流行的概念——多模态搜索。所谓多模态,即是结合多种类型的内容,从文字到图片再到音视频,进行统一的搜索。输入同一个关键字,可以搜索到对应文字图片结果,甚至还能通过对视频内容的识别而精准定位到某一部视频的某个片段。

如果说字节跳动要开拓搜索业务的话,多模态搜索或许是个不错的切入角度。

内忧外患,字节跳动的搜索之路有多难?

但仅仅依靠多模态内容搜索方面的需求,就能够支撑起一款搜索引擎吗?

想解答这一问题,需要从外部环境和内部因素两方面考虑。

从外部环境来说,搜索引擎领域和此前字节跳动尝试进入的短内容社交、知识问答社区等等都不一样,这一领域对于技术和数据都有着极高的依赖,从20年前就开始了拉锯战,并且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更迭中,头把交椅也并未易主。

想瓜分这一市场的玩家并不少见,2014年,阿里与UC联合推出神马搜索,至今在移动端市场份额也只有9.5%;腾讯旗下搜狗搜索,360搜索等传统搜索玩家做搜索更是长达十年左右,市场份额也都在个位数,甚至低于5%。

尤其搜索引擎还是一种非常依赖数据量的产品,用户使用越多、交互次数越多、产生的数据越多,因此训练出的算法也就越精准。百度作为头部企业,在行业中已经累积下了20年的数据优势,正在筑成高高的护城墙。字节跳动能否实现360、搜狗这些企业十年间都没有做到的事情,突破护城墙的限制,恐怕是个不小的挑战。

从内部因素来说的话,字节跳动的“多模态搜索优势假设”是否真的能成立也是存疑。

字节跳动在内容方面看似储备完善,实则存在着不少限制。相比搜索引擎所收录的正常内容,抖音、火山、西瓜视频一类产品中的视频,有很多都是用户自己对于生活的分享,例如抖音中的很多“套路跟拍”。换句话说,这种长尾内容对于其他人来说几乎是没有意义的。同时在抖音一类的平台中,平台会有意识地引导商家账号入驻,发布商业性质的内容。想象一下,当字节跳动推出了搜索引擎,用户搜索“茶叶”二字,结果出现了一大堆抖音卖茶姑娘的广告;搜索“军阀”二字,则是看到一群“军阀太太”的换装秀。不光视频内容,文字内容也是如此,因为文字内容的匮乏,字节跳动甚至出现过抄袭百度知道内容的情况。

另一方面,多模态识别技术能力也并非像人们想象中那么容易达成。多模态考验的是对画面、声音和文字的综合理解,从理论上来说,字节跳动的视频产品想要实现智能推荐和内容安全,同样需要理解能力才能进行甄别。可字节跳动真的具备这种能力吗?一直以来,内容合规性常常让字节跳动头疼,在海外因色情内容被印度政府呼吁封杀,最近在国内又因为“画车标”风潮被大为诟病。如果说字节跳动真的拥有技术能力,难道不应该先解决内容安全问题吗?

如此看来,一方面搜索引擎的市场分割现状稳固,先发者已经占据大量优势;另一方面字节跳动在多模态内容范围和技术能力上都不算占优,很难从这一角度弯道超车。

换句话说,字节跳动入局搜索,几乎是一场不存在的战役。

不断被暴露的字节跳动

看到这里,我们已经可以确定,字节跳动选择的这条搜索引擎道路并不好走,即使从商业角度来讲,也很难看到希望——在普遍被认为是下一个搜索入口的语音交互上,百度、阿里、华为等等头部玩家也已经有所布局,而字节跳动目前所获得的成就是零。

不光搜索引擎,字节跳动最近的很多举措都让人有些“匪夷所思”。就像在互联网手机红海战争早已过去了好几年,失败者连墓碑都被风化的今天,字节跳动却收购锤子科技团队开始做手机。据字节跳动方面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复称:在字节跳动收购锤子科技团队前,锤子内部就在规划这款手机,手机项目更多是延续之前的规划,满足锤子手机老用户的需求——在手机技术日新月异,5G手机都开始争相面世的今天,字节跳动却想要做一款满足锤子手机老用户的产品。

这样逐渐失去商业逻辑的决策,正在逐渐暴露人们对字节跳动最大的隐忧——这到底是一家诞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爆款指望,还是只是由款款新产品不断堆砌起来的流量泡沫?

自从去年年底Pre-IPO轮融资完成后,这半年多的时间都在不断传来关于上市的消息。纳斯达克、香港、科创板……每次消息传出,这头估值达4000亿元的庞然巨兽又会全盘推翻。

随着上市步伐越来越紧凑,我们也能从中发现越来越多的问题——微头条、悟空问答、多闪这些曾经对标微博、知乎和微信的产品如今几乎毫无声响,即使是目前看来最成功的抖音,也因出海而承担了沉重的推广费用。

其实字节跳动不断发展的过程,与其说是不断建设自我的过程,不如说是不断被“暴露”的过程。就像字节跳动刚刚推出今日头条时,人们都为这种算法推动的信息分发而惊艳。但当字节跳动不断从其他平台挖来大V,却又迟迟做不好产品时,反而暴露了自己在产品运营方面的青涩。而抖音上频发的内容安全问题,某种程度上也暴露了字节跳动此前所谓的“算法审核无需人工编辑”概念的弊端。

至于如今如果字节跳动真的入局搜索和硬件,是否又会暴露自己在技术上的更多问题?在上市前夕,这种不断的被暴露显然不是一种好现象。或许字节跳动眼下真正该做的,不是去拓展那些路途艰难的赛道,而是停止这种暴露,维持住自己真正的核心优势。

活动推荐:“5G场景应用研讨沙龙” 

2019年6月6日,工信部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广电发放5G商用牌照,中国也正式进入5G商用元年。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也发布了《5G经济社会影响白皮书》,白皮书预测,到2030年,5G有望带动我国直接经济产出6.3万亿元、经济增加值2.9万亿元、就业机会800万个。为充分发挥5G潜能,相关部门应未雨绸缪,超前部署网络基础设施。因此,在2019年5G技术赋能下,商业应用场景的落地受到行业内外人士的广泛关注。亿欧联合京东物流将在8月16日举办一场以“5G赋能 商用落地”为主题的沙龙,意在邀请各位专家学者共同探讨5G应用落地发展现状与未来趋势,旨在为行业内外人士提供一个交流学习的资源共享平台。活动详情请戳:https://www.iyiou.com/post/ad/id/848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